今天是: 搜索 高级搜索
当前位置: 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法官手记
法官手记:《法官之韧性 》

法官之韧性 

(三门法院 楼呈飞 俞瑜) 

 

一日,阅卷不进,又溽暑难耐,暂歇。忽闻对面瑜言:“楼姐,汝好ren性!”余惊,反诘:“何?”瑜答: “坚韧之韧性,从汝办案有感。” 余释然:“韧性,民事法官必傍身之道也。” 

言毕,遂深思,为法官,确须ren性,譬如韧,仞,仁,稔,认,任....不胜枚举,余择一韧述之。 

韧者,柔而固也,所谓方法柔而目标固。 

余尝分一重审承揽合同纠纷案,原告公司蒸蒸如日中天,诉请返定作款50万,被告公司则垂垂如夕下日,分崩离析难以为继,亦作反扑状,反诉请付余款20万并载走定作之模具。双方初恰均处新办之际,且三门厂房比邻,共定协议,原告提交产品图纸,被告按图纸设计并制作模具,以模具所出之样品核验为准。后合同几经变更,产品图纸更是频繁修改,模具初成,原告收模具生产之样品若干套,尚未最终检验。此样品,或说制成展销品,无法收回,或说搬厂之际不慎丢失,不得而知。双方发展迥异,各搬离三门至椒江路桥两处,此事遂搁置许久。原告于丁酉年诉至法院。一审法院认定,虽经司法鉴定人员勘现场,对图纸,比模具,终因样品遗失,无法得出模具是否合乎约定之结论,一审法院遂确原告承担遗失样品之不利责任,并判决驳回原告诉请、支持被告诉请,原告不服提起上诉,二审法院以模具尚在、可另行生产样品再行鉴定为由,发回重审。 

余得此案初,阅原审案卷,知被告现况,心有忧虑:模具制成闲置多年,且不论日常腐蚀,该模具是否仍具实用之价值未定,又闻被告有公司解散纠纷案在审,更是心焦。 

余试从沟通始,得知原告立场坚定,称已付50万如流水,经年未有收益,怠误其生产时机许久,且已另行订制模具投入生产,故不改诉请; 被告亦作苦申,言且不论人工材料投入款,即便目前保存大件模具亦力不支,因其公司经营不善,已无固定厂房,坚持付余款交模具之诉请。 

讼争之模具,于原告无生产使用价值,于被告则有保管之负担,实为一弃物,而要定纷止争,须对该模具合乎约定否作专业之司法鉴定,鉴定费之巨达11万,亦令人咋舌;若不服重审判决,亦须二审处理,此案可能费精力财力之巨,占司法资源之多,不可谓不心疼。余心下定调解策而走。 

余设身处地,与原告分析形势,找准长短,谓即便判如所请,尚须支出生产费用、鉴定费用及诉讼费用等巨资,一纸判决终可能致执行不得而结局,几番契而不舍之沟通追问,终于探得原告真意:因该合同悬而未决,公司发展壮大款项支出无凭而账册不全,虽样品遗失仍不得诉之。转至被告,才得知,被告有虱多不怕挠、光脚不怕穿鞋之态,得之吾利,失之亦无伤大雅。遂持诉请不肯轻易折中。余不放弃,志在找一点而折中。 

余继续深思此案。鉴定费之巨,亦利亦弊,巨让人却步三思,然已付巨资,若能酌减,不亦案中空隙?遂定,沟通本院司鉴办直至省高院审管办,逢体恤基层法官艰辛之张法官,欣然同意并从中协调,终得鉴定费从11万至一审7.5万降至5万。余心中小喜,虽仍不见调解之隙处,但至少绸缪得2.5万之空隙。 

余继回头与原、被告沟通,双方虽有调解意,仍因款项分歧过大未成。无奈,继转诉讼鉴定程序。几经证据交换,因双方先前多口头沟通且生产管理制度不规范,相关人员亦已离职,无法确定最终确定之图纸,谓山重水复疑无路也。余心烦。后被告异议,以先行生产样品为宜。余商合议庭,此对确定图纸有利无弊,未尝不可,遂定先生产样品后定图纸之策。生产样品亦起纷争,一争为费用多少,二争为支付费用与生产样品之先后顺序,三争为生产样品时限短长。余等非冲压模具之业内人士专家,此些问题不易确定,若又托之鉴定,可谓一案未止又生一案,非所求也。考量双方方案及异议,实难定,恰逢春假又冠状肺炎起,暂搁。然余心未曾搁之片刻也。 

后疫情平稳,复产复工,余乃为继。多方考量,问询请教相关前辈、经办人,并商讨合议庭,以暂付8万元生产费至本院,限被告自垫费用于50天内通知本院等到场生产样品为定。其一合二审法院之再行生产费用由原告负担之旨,其二防被告领款不生产之险,其三定样品出自讼争模具之确。然被告不服,电话、书面异议不停,发材料至院长、副院长处不止,以揭余办案不公,余可谓应接不暇。余仍依法办案,亦获各领导支持,遂定心不改。 

后经十日,未有动静。静悄悄,必谋异事。余心下亦在各种思量,应对下步。果截至期满,收被告通知,谓样品已成,要求前去收提样品,此通知与前异议书差者不过十五日,前异议言生产样品之各种不能及不愿,现却擅自已成,不可谓各种不配合也。对此通知,余心喜亦忧,喜案件有进,忧开弓未有回头箭,一旦入鉴定程序,案件成本逐增,与调解将渐行渐远。余仍不弃调解策。得知被告公司解散案二审结论已出,维持原判解散公司,且本院已受理解散清算相关案件,清算管理人一旦指定并接手,余案调解更无望也。余心下更焦,仍不弃。 

又转至原告处,原告底线已降至被告开具已付款发票并分担鉴定费即可作罢。 

余从被告公司解散案中得知,被告公司股东意见不合,过半数股份之股东且法定代表人亦不同意余案之股东意见,余遂与被告公司法定代表人细说利弊,其亦深同余调解策,意与各股东商后定。后回电曰,此纠纷由余案相关股东起,不管,由其定。余又无功而返。然余心下仍不弃调解目标。 

因被告疑余不公曾书异,免误解生大,余变更合议庭成员,请邀庭长作审判长,一谓镇庭,二谓镇心,此谓余内心自我解压寻求救助也。接被告收样品通知翌日,余从庭长偕书记员前往路桥接收样品。地点系被告相关股东之另一公司所在地,此时,原告人员未到,被告律师及相关股东态度有变,亦各种诉苦,谓己反诉及生产样品继续诉讼,实为无奈之举。言辞中,透露调解之意甚大。余心有喜,功尚可成。庭长观之样品及生产车间,细听代理人陈述生产样品工序之不易,亦谓此诉讼为继将支出更大费用,实为不值。待原告到场,表示不接受径自生产样品。一众遂移至厂房相邻之二楼办公室继续协调。庭长与被告析理之际,余对原告曰,此模具仍汝公司定制品,不可轻易外买所得,汝应知。原告未反驳。终拟定由原告抽定三四件样品当场再行生产方案。 

在商定之际,余同庭长,皆按来时路上方案走,继续各个击破调解。余轻描淡写实心焦谓被告:“今日不调,他日无法调,本院已受理汝公司解散清算案,待清算管理人一介入,汝等代理人委托权限均须终止,只待最终判定,本案款项即便如汝等所诉到位,亦不可能由汝股东一人取走,且汝公司账户已被其他债权人冻结。”各个击破,庭长则发挥其能言善变之优势,与原告话案件长短,劝其早日调解止损,回头是岸云云。 

忽被告代理人邀余借步说话,余出,溪头桥景忽现柳暗花明之曙光。被告同意调解,称不愿返还款项,亦无力开具发票,但要求支付此次生产费用;此一大前提谓对其余股东意见有顾虑。余知其底线,始觉大功将成,顿时心花渐开。余曰:“余之前已询其他股东意,曰由汝处置。汝有意调,余当尽力,然决由原告;汝实报生产样品费用来。”被告曰:“好好好,可可可,马上计算。”余回转室内,庭长仍孜孜不倦与原告细磨。后虽因生产费用及发票事项等小有分岐,然大方向已定,功可成也。较前之返50万与付20万之差,已然小巫大巫之别也,再借鉴定费用之2.5万空隙,船到桥头终于直。最后以模具归被告处置,原告再支付3.5万生产样品费用(其中2.5万出自酌减之鉴定费)、其他诉请皆作罢等为终结。快刀斩乱麻,恐有变,当即由书记员形成笔录签署确认结案,此历两年经二审重审之纷争案,终调解结案,心情畅快也。 

那日,逢蒙蒙细雨伴行至八点晚归,思办此案之种种,真仍柔而固之韧性体现也。 

况有案件未结,调研未成,每念及法官之劳,寝不安而食无味,此工作不可谓不艰辛,然自2006年毕业入职,已近十五年,孜孜以求,何也?惟追求公平公正之初心不改,受共事师长同仁之教导、启迪不浅,亦不忘父亲谆谆善导之理所致,余将继怀审慎、谦抑、善意之则,全余力让每一当事人在余所办案件中体会公平正义,为一明辨是非而有温度之法官。 

为法官者,须具ren性,须有坚守底线原则之任性,须有是非论断之刃性,须有心怀怜悯之仁性,须有坚忍不拔之韧性,须持法律之熟稔,经时光之荏苒而也不改也。 

为法官者,任重道远,将不忘初心,不负教导,勤修内功,砥砺前行。 

台州市三门县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
地址:浙江省三门县海游镇上洋路70号 邮编:317100 电话:0576-83367982
建议IE6.0,1024×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
访问量:11439470  浙ICP备06050081号-2

浙公网安备 33102202000325号